妈妈的菜园子

来源 :西双版纳州纪委州监委| 发布时间 :2020-09-12 16:42:51

妈妈的菜园子,一年有四季、一日又三餐,周而复始,平淡、幸福。白菜、青菜、豆荚、茄子、玉米......这些最普通常见的菜品营养着全家的餐桌。

立夏后,雨水渐丰;暖阳坡,百花争艳;窗门前,孩童嘻闹;小院后,老亦有乐。

妈妈的菜园子,从不荒凉和寂寞。春天,李子花和油菜花在枝头灼灼其华;夏天,俏皮的小南瓜东一个西一串的探出头;秋天,满园的果实让人充满喜悦,柚子熟了,接下来还有玉米、花生和红薯争先恐后的展示着成熟的风味;冬天,菜园子也不闲着,萝卜清脆多汁、茴香长势喜人。

妈妈的菜园子里,到处都是画。高高的玉米以天空为幕布作画,低矮的菜苗以大地为画纸作画;丝瓜藤缠绕在篱笆上,是一幅画;金色的蝴蝶停在紫色的豌豆花上也是一幅画;油菜花衬着干净的天空;红薯拱裂了地皮,花生的叶子已呈秋色。黄瓜架上结满了大黄瓜和小黄瓜,豆角秧上长满了长豆角和短豆角,辣椒和茄子前一刻在地里,后一刻,经过妈妈的巧手,就香喷喷到了家人的餐桌上。菜园子里所有的蔬菜都深深扎根于泥土,有阳光普照、有清风吹拂、有雨露滋养、有明月星辰相伴,它们是大地母亲怀抱里幸福的孩子。正如我,是妈妈照顾下幸福的孩子。

妈妈的菜园子,不仅是家人食物的来源基地,更是我孩童时期和小伙伴们的儿童乐园。在油菜花垄里捉蝴蝶和蜻蜓,把油菜花绕成花环戴在头上。在缠绕着苦藤菜的芒果树上摘芒果,玩累了揪一个黄瓜、摘几个小番茄大口嚼起来。玩热了,园子外就是磨者河,一个猛子扎进河里,你追我赶,不亦乐乎......。一直到太阳落山,妈妈的叫声响起,才一溜烟地各自跑回家。

在我还是个孩子时候,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。墙角的蚂蚁窝、风中跳舞的树叶、慢吞吞爬行的蜗牛,都能带来无限的乐趣。但那时候的我总以为生活的华章在别处,喜欢用最华丽的辞藻,写那些动人的风景。长大后终于明白,生活原来非常平凡,但往往已失去孩童时的心境,那些蚂蚁、树叶、蜗牛都不能再吸引目光。幸运的是长大后的我,内心仍然住着一个孩子,仍然能用孩子的目光看这个世界,所以我得到了很多不一样的快乐。我也渐渐明白,这样的快乐其实就是生活中最动人的华章,无需多加修饰,本身已足够动人。

参加工作后,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与家人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弥足珍贵。每次回家,妈妈早早地就去菜园子里准备我爱吃的菜,变着花样的使每一样普通的菜呈现出它最好的味道,把所有对孩子的爱、牵挂与不舍都倾注在一盘盘美食中;每次离家,妈妈都会把最新鲜的蔬菜塞满整个后备箱,叮嘱着不管工作多忙,也要自己做饭,不要总吃外卖,菜吃完了再用班车给我带......。原来总觉得这是喋喋不休多余的担心,现在却是世界上最动听的话语,而日子就在回家时妈妈在菜园子里劳作、离家时妈妈在园子旁目送中悄悄离去。

我明白,我唯有扎根在这泥土上,才滋润鲜活。(吕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