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我们且来从俗

来源 :景洪市纪委市监委| 浏览量 : | 发布时间 :2022-02-09 11:36:27 | 【 打印正文 】

一提起冬日,让人脑海中飘过的,无非是“清寒”“冷寂”“萧瑟”之语,但于我看来,却别有一番情趣。

春日是暖阳的温,夏日是繁花的妍,秋日是果实的笑,冬日,则是清凉的雅。冬日的到来,让这个世界变得清凉,放眼望去,有白雪皑皑,有清风习习,也有静默的山坡,一片素色,点燃了远方的向往;更有熙攘往来的寻常巷陌间,行走的脚步,穿行在烤红薯和炒栗子的炊烟里,也映照着一半诗意,一半烟火的人生。

是的,暑消,则寒起,日升,则月落。就如清晨与黄昏的距离,不过是一斛沙漏堪堪流逝的距离,但这沙漏在一路向北的声音里,依然可以奏出动听的乐章。这乐章,不需多么华美,只需要简简单单,也能动人心弦,余音袅袅,让人沉醉。

当翠叶在冬日里绿意加深,昔日的红蕊也凋了颜色,便是看芦苇的最好时节。“十分秋色无人管,半属芦花半蓼花。”冬日的芦苇,也是天地间的好颜色。白茫茫的一片,却在萧瑟之中随风舞动,沙沙声作响,犹如天上飘落的雪。纵然青色变了枯黄,单柔软的苇花,依然是原野里的主角,在与落日共舞的刹那,有没有惊艳了你的眼?

有人说,芦苇是低地的云。当冬的气息渐渐浓烈起来,空气里,满是阳光与尘埃交织的气味,芦苇便以云的姿态,在寒风里舞蹈着、诉说着,对风的无限眷恋和怀念……

“贴向生活,贴向平凡,山林可以是公寓,电铃可以是诗,让我们且来从俗。”当世界被吹得冰凉了,还有皎月与清风,在月色里徘徊低语:一桩桩、一件件的日常琐事里,都藏着一行行的诗句和平凡的雅趣,在一番番相似的岁岁年年里,等着你来,也等着风来……

漫漫浮生,苍凉与深情总是相依。昔日的风、昔日的雨,都能让我们生出怀旧之心。其实,我们之所以怀旧,是因为我们对旧的东西有深情,因为它们有内容,流淌着我们不愿忘却的记忆,在岁月无情溜走的间隙,在我们偶尔触碰之时,内心深处柔软的羽翼被撩起,又随着万千思绪生发开去;在冰冷的时空里,它们包裹着浅浅的余温,余温里那些未明的情绪,欢喜也罢,遗憾也罢,终将被我们记住,在无数个如往常一样的日子里。

那么,让我们且来从俗,就有雨时赏雨,有花时看花,其中的清苦与甘冽,都品上一品,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雅趣呢。(景洪市纪委市监委   周书芹 ||责任编辑 周荣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