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纪检人·手记】我为群众解心结

来源 :西双版纳州纪委州监委| 发布时间 :2020-08-10 18:06:09

时间:8月6日。天气:细雨绵绵。

清晨7时许,我刚洗漱好,准备吃早餐后去办公室。

“叮铃铃、叮铃铃……”

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,我拿起手机一看,是谭镇长打来的。

这么早,镇长没等我去办公室就打电话过来,应该有急事。

我急忙拿起电话接听,镇长急促地说:“小董,你赶紧带上镇纪委工作人员,去你联系挂钩的曼扫村委会,有十多个村民现在聚集在村委会,情绪很激动,说要来镇政府上访,你赶紧带人进去先了解下情况。”

挂了电话,我急忙放下已经盛好早餐的碗,拿了个水煮鸡蛋后就匆匆出门。

在去该村委会的路上,我拨通村委会主任电话,向他了解群众聚集的原因。

经过了解,聚集在村委会的村民都是曼扫村委会允龙小组的村民,共有14户10余人,因为早些年在集体林内毁林种植茶叶、玉米等作物,被镇林业中心排查核实后要依法进行查处,并要求涉及到的村民对毁林地块进行植被恢复,但群众想不通,既不配合林业部门工作,更不愿意接受处罚和费工费力进行植被恢复,于是就邀约到村委会聚集,声称要到镇上上访。

“群众利益无小事”。为群众排忧解难,帮他们解开心结,也是我们基层纪检监察干部的职责之一。

车还未到大门口,远远就看见那十多名群众或蹲或站,堵在村委会大门口,他们用傣语向村干部述说着上访事项,有的还大声吵闹着,情绪都比较激动。

下车后,我走近聚集的村民,先向他们表明我的身份。我对大家说:“大家好,请你们静一下,我是联系挂钩曼扫村委会的镇纪委书记董昌梅,请大家不要激动,有什么需要反映的事情,我们去会议室坐下来慢慢说,我会认真记录,能当场解答的我给你们解答,解答不了的我带回去汇报给镇党委政府……”

我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,先安抚他们的情绪,让他们心平气和地反映诉求。

聚集的群众到会议室坐下后,还没等我开口,村民们就又你一语我一言大声说:“我们不同意处罚,也不愿意去植树,你们想咋样就咋样!”“对,我们不去!”“就算要我们去坐牢也行,你们看着办吧!”……

我不动声色,专注地听他们不断宣泄。他们见我不说话,也不和他们争辩,慢慢地从大声吼,到压低嗓门说,到最后一言不发。

我见他们沉默不语,知道他们内心已感觉到理亏。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普法教育,群众或多或少都知道一点法律常识。于是,我和颜悦色地开始向聚集的村民了解他们的诉求。

“波涛(傣语大爹),你家一共涉及几亩地?地上种了什么东西?”

“咪涛(傣语大妈),你家是哪年开始砍了林木,把地用来种茶,种粮食的……”

“岩宰(傣语小伙子),你家是个什么情况?说来我听听。”

我和一起去的同事,一边问一边记录,有弄不清楚的情况,就多问几遍,直到弄清楚才罢休。

经过一户户详细询问后,我们得知曼扫村委会允龙村民小组,涉及毁林种植的村民共有17户,今天来上访的有14户,大部分都是七八年前就改变林地用途进行种植经济作物茶叶,只有2户没有种植茶叶,而是用来种植玉米。

本地老百姓有个传统习惯,他们认为谁将林地荒地开垦出来种植作物以后,这块地自然就属于那家的土地。何况都已经种了这么多年,现在林业部门说不合规定,还违法,要对每家每户进行处罚,还要他们退耕种树恢复植被,实在想不通。

了解他们诉求的基本情况后,我对他们说:“大家的心情我理解,老百姓开垦一块土地不容易,你们种植了这么多年,对土地肯定是有感情,我理解你们的不容易和辛勤付出,但家有家规,国有国法,不管是集体林,还是国有林,只要没有合法手续,你去砍树也好,种地也好,都是法律法规不允许的。过去由于管理不到位,没人干涉你们的这种行为,并不代表就不违规。”

“你们天天看电视,给记住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’这句话。再说,我们傣家人不是有一句谚语‘有林才有水、有水才有田、有田才有粮、有粮才有人。’山上的那些林地林木,你今天去砍掉一块,我明天去烧死一片,都用来种植茶叶或者粮食作物,短期内看上去你是能增加点经济收入和收获点粮食,但长此下去,大片大片生长了十几年,几十年,甚至几百年的林木被毁坏,致使土地裸露,雨水一来,水土流失,都变成沙子和石子,那还能耕种么,再说,大片大片的森林被破坏,没有森林涵养雨水,山箐干了,溪流断了。有的寨子一到旱季,连喝水都困难,没有了森林覆盖,黄土裸露,大风一来灰尘满天,空气不断受污染,你们觉得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舒服吗?”

“近两年来,我们曼扫年年受干旱影响,粮食作物不断减产,有的寨子到春耕时没水粮食也种不上,影响最大的就是我们允龙小组,每到旱季,你们大家和镇政府都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,靠打机井来抽水种植粮食,长此以往谁都承受不了。这就是毁坏森林,砍树种地给我们的现实教训,可以说是大自然在报复我们。这些都和毁林是密切相关的,如果再不好好保护森林,最后的恶果还得由我们自己承担……”

经过两个多小时苦口婆心,晓之以理的耐心讲解和开导,14户村民的心结逐步被解开,他们似乎比以前更明白森林与人的关系,人必须和大自然和谐相处,日子才能长久,小康梦才不会破灭。纷纷表示,回去后积极配合林业部门,对毁坏林木的地块进行植被恢复,彻底退耕还林。

打铁趁热,于是我立即通知林业中心工作人员带上测量仪器,过来与群众一起上山,实地核实各家各户毁林面积,确认后下一步指导他们种树开展植被恢复。

冒着绵绵细雨,我们高一脚低一脚踩着湿滑泥泞的山间小道,来到被毁林地块。

到达目的地,在各家各户的引导下,我们这群“地块测量队”立马就展开核实测量工作……

在14户村民脚跟脚分别见证下,测量工作进展顺利,中间没有出现群众不配合、不认可测出数据的情况。

中午13点,已雨过天晴。当太阳当顶毒辣辣地照在我们头上的时候,毁林地块测量工作终于全部完成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这时我才感觉身体已极度透支,加上口干舌燥,饥肠辘辘,坐在地上就不想起来。看看同事,看看自己,脸如花猫,衣服湿透,鞋子全是泥巴,哪还有一点女孩子的形象啊,但我内心是开心的,终于化解了一场算是小小的危机吧。作为一名乡镇纪委书记,既能把群众的心结解开,又能为生态环境治理保驾护航,至今想起来我仍然很兴奋,很自豪。(勐海县勐遮镇  董昌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