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记 | 留置点就是我们的家

来源 :西双版纳州纪委州监委| 浏览量 : | 发布时间 :2021-10-21 16:51:58 | 【 打印正文 】

“你看老陶的办公桌又是一层灰,我得帮他擦擦,他很少来办公室,经常让我‘独守空房’......!”这是州纪委州监委案管室干部小陈经常开玩笑嘀咕的几句话。
   老陶自去年9月调入案管室工作至今一年多,大部分时间都坚守在留置点。
  “留置点只要有案件在办,案管室就不‘打烊’,这是案管室的一条‘铁律’,我目前是单身,无后顾之忧,驻点工作理应由我上,‘留置’别人也‘留下’自己,留置点就是我们的家,驻点的同志都是一家人。”老陶在真情流露的同时,也不忘调侃几句。
    老陶的笔记本里,每天都详细记录着当天巡查情况:2021年10月20日,组织召开协调会1次,巡查总监控室2次、各专案组2次、看护组3次、医疗保障组1次、后勤保障组1次……
  “我们的职责特殊,遇上案子,哪里有什么节日不节日的,家人们也都理解,和同事们一起在点上团圆过节照样热闹!”今年中秋期间坚守在留置点的丁主任这样说道。
  虽然是万家团圆的中秋佳节,丁主任和专案组其他人员一如既往地忙碌。与往常一样,探讨问题线索、分析研判案情,丝毫不敢松懈。
   “现在想想当时那段时间,真的挺难的,还好挺过来了……”想起往事,看护民警小邓眼里泛着泪光,去年孩子刚出生时,他还在留置点值守,领导得知后,特意批准他赶回家陪爱人和孩子,不到一周又匆匆返回岗位值守,只能当一个“不称职”的奶爸。
   “宝贝,好久没抱你了,感觉你又长胖了!”小邓和孩子正在视频聊天,虽然孩子还不会说话,但从妈妈的手机里看见爸爸异常兴奋,口里咿咿呀呀,隔着手机屏幕不停想伸手抓爸爸。
   因为警力有限,和小邓一样,大部分看护人员经常要坚守一个月,甚至两个月以上,不能与爱人、孩子相聚的他们只能通过手机和家人简短视频以解相思之苦。
    “现在年纪大了,突然要连续值夜班,身体有点吃不消,不过一周左右就把生物钟调过来了,也慢慢适应了,现在坚持一个半月没问题!”李组长是一名临近退休的纪检监察干部,目前抽调参与监控值守,因为年纪偏大,又长时间看监控,导致颈部疼痛难忍,她都只是让驻点医生简单处理了一下,又坚守在岗位上。
    留置点这“一家人”一句句真情流露,朴实无华的话语,道出了责任与担当。清廉盛世,总有人在为万家灯火无私奉献、负重前行;朗朗乾坤,总有人在为政治生态静默坚守、执着守护。(蔡毓华|| 责任编辑 周荣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