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纪检人·手记】我为贫困户追拖了6年的欠款

来源 :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纪委| 发布时间 :2020-07-03 11:23:18

20多天前的一个夜晚,我正准备入睡,清脆的微信铃声忽地想起。

这么晚了,还有“朋友”给我微信?难不成单位又有紧急任务,召集我们急速到岗?一连串的疑问把我从书本的文字里拉了出来。

联系户岩恩儿,我拿起手机快速滑动锁屏图片,点开微信页面看到显示屏上显示。原来是我新挂钩的布朗山乡曼果新寨贫困户小岩给我发来的微信。

小岩从来不会在夜间给我发微信的。难道有什么急事?

“汪叔,这么晚了,你睡了吗?”“有个事情,想了好久,还是想和你说一说,看看是否有办法帮我解决。”

急忙拨通,电话那头传来了小岩浓浓的布朗族口音:“汪叔叔,不好意思,打扰你休息了。”

“没有,没有。小岩你有什么急事找我吗?”

“汪叔,让你着急了,没有什么急事,就是有一个小事,但对我家来说是个大事,这个事让我头疼了好几年。电话里可能说不清楚,等我明天微信留言给你,请你看能否帮我解决一下。”

稍微停顿了一下,小岩又说“汪叔,你休息吧,明天你还早早上班呢,再见!”

“好的,好的。小岩再见!”

第二天一大早,可能是心里有事我比以往起得更早些,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指针落在6点05分。

“汪叔叔,2014年6月,我通过本村当时的村干部岩苏光经手,出售自己育的茶苗42700棵,约定的价格是每棵2元,岩苏光应付给我85400元。但支付了40000元后,余下45400元一直未付,一拖就是6年,多次向岩苏光讨要,都没有结果。”

“虽然我家在2014年就脱贫了,但现在三个孩子一个上高中,一个上初中,一个在哺乳期。我还负责姐姐离婚后的一个孩子上学,两个老人养老,负担有点重。希望汪叔叔帮助我讨回这笔钱。”

在微信的结尾,小岩还给我留下了欠钱人岩苏光的联系电话。

“小岩,你的微信留言我看了,但详细情况还不太清楚,现在需具体了解下情况。”到办公室后,我用手机拨通了小岩的电话。

那年,当地政府为了让贫困户、贫困村有稳定的经济收入,变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帮扶,多方整合国家扶贫项目和产业帮扶资金,推行在荒山荒坡种植茶叶。此项目推广面积大,茶苗的需求量也大,小岩家茶苗就是通过本村的岩苏光帮推销的。

岩苏光在收到大部分茶苗售卖款后,只付给了小岩总款一半不到,余款一直拖着未付,多次讨要无果。

经过与村委会调解员与岩苏光几次沟通,他承认欠钱的事实,但总是推三阻四找借口,拒不偿还小岩的欠款。

于是我立即从村委会、当地政府以及当年项目的经手人查询线索,查找项目建设情况,购买茶苗的资金来源,资金支付情况等。

欠账人岩苏光当年收到360000元后,除了付给岩恩儿40000元外,其余的都用来建盖了他家现在住的新楼房,添置了家电家具,买了车子,所以没有钱结清欠岩恩儿的钱。

通过几次多方沟通,岩苏光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答应想办法先付给岩恩儿20000元,剩余25400元与岩恩儿协商还款期限。

6月24日一早,小岩给我来电话,按我们的约定,电话响铃3声后他挂机,然后我再回拨过去,为他省一点电话费。小岩在电话里兴奋地告诉我,昨晚岩苏光主动上门还了欠他家的20000元,剩余的他们已口头约定将逐步还清!

 虽然欠账未能一次全部收到,但总算有了好的开头。村寨家门口不知名的花儿开了,小岩家的日子一天也比一天好了。(汪体祥)